搜索
Table_bottom

标签云
Table_bottom

分类
Table_bottom

声明
文章若未特別註明,皆採用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請自覺遵守
Table_bottom

存档
Table_bottom

匆匆过客
30537
Table_bottom

功能
Table_bottom

“讚”與“贊”

這兩個字的問題主要在兩個字組上:讚/贊同、讚/贊成。

 

“贊”字,在《說文解字》中有:“見也。”

《康熙字典》中又有:“《易·說卦》幽贊于神明。《註》贊,明也。《疏》贊者,佐而助成,而令微者得著,故訓爲明也。”

 

“讚”字,在《釋名》中有:“稱人之美曰讚。”

 

“讚/贊同”的一般理解是:“對他人的觀點表示同意”,所以應該用“讚”。

已知的默認爲“贊同”的輸入法有:朙月拼音(Rime)。

 

“讚/贊成”的一般理解和“讚同”一樣,所以看起來也應該用“讚”。然而,如果按照漢典中的解釋,其意義更符合“贊成”的文言本義,現在的一般意義可以認爲是將此義引伸而成。然而古籍中亦有“表達同意”的意思,所以個人不確定這裏應當是什麼。

已知的默認爲“贊成”的輸入法有:朙月拼音(Rime)。

 

歡迎討論,並希望可以附上所用輸入法的默認項目。

此眾以烏合,寄余勿淪入

前些天讀了讀古斯塔夫・勒龐的《烏合之眾》(The Crowd: The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應人之要(求)同時也是自己所願,寫一寫自己從這本書中收穫了什麼。

  • 肯定了自己長期以來的一個觀念:不流俗。
  • 不可輕信他人的觀點(比如這本書作者的觀點),自己的觀點一定要儘可能建立在獨立思考的基礎上。
  • 對不經論證或者僅僅進行了貌似正確的論證而下的觀點持批判態度。(這本書中的許多觀點都屬於這種狀況)

上述三點雖有些重複,但是概括起來大體上就是這三點。

這裏還有一些我自己的思考:

  • 不論是我自己的觀察還是從這本書中看到的,羣體極易受制於“權威”而喪失自己的判斷。

這個是很常見的現象,因爲許多人習慣於去相信他人的判斷而不是自己的思考。他們會覺得自己思考是“費事”,雖然他們自己並沒有做過什麼事情。

  • 大多數人需要一個讓他們盲信的對象。

這其實是上一條的發展。這個“對象”有很多,比如過去大多數民族所尊奉的那些宗教就屬於這個範疇。而現在的“科學”也有這種趨勢。我本人就已經目睹了很多“唯科學論”者,他們不相信任何科學無法證實的東西,認爲科學就是一切。我只能對這些人表達同情,因爲他們對待科學的態度就如同中世紀時歐洲人對待基督教一樣,所以自己仍然生活在“宗教”(只不過這裏是“科學”)盲從之下。

  • 個體經常傾向於尋找羣體的認同。故而當有人在一個羣體中發表意見之時,這個羣體中的人以及尋找羣體認同中的人基本總是會按照統一的口徑去回復這個意見。也就是:
    • 如果羣體對這個觀點是贊同的,基本上就會對任何哪怕稍有負面的意見進行攻擊
    • 如果羣體對這個觀點是持反對意見的,那麼很容易就會惡言相向直至謾罵。
  •  

記日前硬盤故障

先描述一下我的計算機概況:

500G硬盤,前大約100G是OEM的Windows7及其預置恢復分區(sda1-sda3),後邊全給了linux用。除了/boot,文件系統格式全是ext4,/home(sda6)有200G+。

發行版是arch,引導器是grub2。


某日,需要進Windows做點事,於是重啓電腦。到了引導項選擇那裏,由於我設置的是隱藏菜單(默認進arch),故而需要按ESC使菜單顯示出來。然而,我手快了些,在5s的倒計時開始前就按了ESC。然後只見硬盤持續亮着,引導菜單沒有出現。等了一會,實在不耐煩,於是長按電源,再開。這次刻意等到讀秒開始之後再按的ESC,引導項選擇也出現了,選擇Windows,確認。Windows的啓動用了很長時間,輸入密碼之後那個“歡迎”也持續旋轉很久。我以爲是上次安裝了一些更新所致,也沒有在意,之後使用沒什麼奇怪現象。

等到處理完,重啓進Arch時候,看到問題了:一直在報sda6一些塊讀取錯誤。看到這裏,大概判斷是硬盤有了壞塊,於是長按電源鍵,關掉了計算機。再次啓動時候是用U盤引導(上次給人裝Arch時候直接把鏡像dd到U盤),繼續看到sda6某某塊讀取出錯,不過這次倒是進了live系統。

然後用badblocks檢測,發現還真是有,主要分佈在sda6上,sda7也有少量。這下就令人着急了——數據可是無價的。幸好手上有個1T且只裝了一半的移動硬盤,可以將數據轉入。

然而,嘗試只讀掛載sda6的時候,提示superblock讀取失敗,拒絕掛載。上網一查,發現ext4會創建備份的superblock,於是按照網上說的,掛載時加上-o sb=xxx參數指定副superblock的塊號。這裏我man了一下mount,發現這個參數是以1K爲標準的。我創建的文件系統塊大小是4K,所以第32768塊的備份superblock應該用-o sb=131072參數。

這樣,連起來的掛載命令就是

mount -r -o sb=131072 -t ext4 /dev/sda6 /mnt/sda6

滿懷期待得讓命令執行,卻再次得到信息說“掛載失敗,可能是錯誤的文件系統類型”。看到這點時候真的有些慌,因爲我確認它是ext4,而掛載時候卻告訴我失敗,莫非數據真的無法挽救?之後又嘗試用其他的副superblock,結果卻沒有什麼變化。

這時候我抱着試試看的心態敲了一下dmesg,在最下邊看到journal讀取失敗,於是拒絕掛載。心情一下清平了,再掛載時候加上norecovery參數,掛載成功,備份數據。

最終的命令如下:

mount -r -o sb=131072,norecovery -t ext4 /dev/sda6 /mnt/sda6

慘痛的經歷再次說明經常備份數據的重要性。

以及,若有遇到類似情況的,望可告知產生原因是什麼……

(某想不通究竟是因爲斷電導致的還是確實是grub的bug……更不想再試試……)

記近日給某服務器裝系統

    學院打算重建學校的OJ,故而不知從哪弄了一臺(也許是新的)服務器。然而其上默認什麼都沒有,自然需要去給它裝一個系統。既然重建OJ的活給了某,那麼裝系統就也是我的事了。某思來想去,決定裝CentOS 6.4上去。

    那臺服務器是IBM X3630 M4,其上使用的是C105組建的(僞)RAID。一開始沒有想到它是這個情況,故而直接拿着USB設備就去裝了,結果到了分區那一步發現驅動有問題,直 接crash了。之後以“ibm c105 linux”爲關鍵詞Google了一下,發現了這個博客(這博客時靈時不靈)上提供了解決方案。其上有一個指向ibm某支持頁面的鏈接,在那個頁面 中有用於RHEL6的驅動,同樣也能用於CentOS。

    下載過驅動包(zip格式)之後,解壓到一個地方(最好跟安裝程序放一個設備中,比較好找)。之後在引導時加上linux dd參數,以便在安裝前可以手動加載驅動。驅動加載過後,原先識別爲兩塊的硬盤變成了一塊,高級磁盤選項中原先處於硬RAID中的那個設備消失,出現了一 個新的跟控制器中同名的普通設備。之後就是一般的安裝過程,網上教程一搜一大把,這裏就不贅述了。只不過安裝時候出現了一點小插曲:提示沒有ISO 9660設備。這樣就需要把iso文件複製過來。不過U盤格式化成了fat32,無法複製4G以上的文件。後來只好在移動硬盤上劃了一塊分區,將之格式化 成ext2,再寫引導複製文件安裝。

    總結一下注意事項,以供後人借鑑:

  • RAID有可能需要單獨驅動支持,在安裝之前先查看下說明。
  • 製作USB啓動盤需要注意是否需要複製iso文件。
  • 文件系統格式儘量使用ext2而不要用fat32。原因?fat32有4G的文件大小限制,ext2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