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Table_bottom

标签云
Table_bottom

分类
Table_bottom

声明
文章若未特別註明,皆採用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請自覺遵守
Table_bottom

存档
Table_bottom

匆匆过客
30549
Table_bottom

功能
Table_bottom

春節好?不,你叫錯了

(本文是個人對所瞭解到的一些事情所進行的總結,如有錯誤還望不吝指正。)

在當代人們的心中,中國傳統的新年叫做“春節”,而且似乎也沒什麼問題——過年時總是在春天前後,而且“寒假”是冬天到春天的過渡期,而寒假的具體時間總是和新年相關。
然而很不幸,大家都被誤導了。

本文大約結構:首先拆穿錯誤,其次說明錯誤肇始,最後給出正確。

(爲了跟大家解釋清楚本文主題,這裏不得不先捋一下曆法的問題。)
人們一般都知道這麼一個常識:中國傳統的新年是夏曆(文革後亦稱農曆)的正月初一(順便一提,生肖也是按夏曆正月初一——而不是公曆——變換的,今天CCTV-1晚間新聞幹得不錯),而夏曆和公曆並不一樣,甚至一年的長短都不同。然而由於某些原因,人們往往將夏曆錯誤地稱爲“陰曆”,而又將公曆稱爲“陽曆”,然後就理所當然地認爲既然一陰一陽肯定不同,而沒有去仔細思考。
事實上,夏曆並不是什麼陰曆。(不過公曆確實是陽曆沒錯。)
所謂“陰曆”、“陽曆”,分別是“太陰曆”、“太陽曆”的簡稱。“太陽”是什麼,大家都知道;而“太陰”這麼個說法可能有些陌生,不過一些人可能腦子轉得比較快,應該能想到就是月亮。搞清了太陰、太陽,也就好弄懂什麼是太陰曆、太陽曆了:太陰曆(lunar calendar)指以太陰(月)的運轉(週期)爲根據而制定的曆法,例如伊斯蘭曆;太陽曆(solar calendar)指以太陽(日)的運轉(週期)爲根據而制定的曆法,例如格里高利曆(當今公曆)。有些人看到這可能會在腹誹:夏曆的每個月就是根據太陰的運轉而制定的,你前邊卻說它不是太陰曆,騙誰呢?各位請稍安勿躁,這裏請出另一尊大神來解決大家的疑惑:陰陽合曆。所謂陰陽合曆(lunisolar calendar),就是指同時考慮太陽和太陰的運轉而制定的曆法。而我們的夏曆,就屬於陰陽合曆。(再舉個陰陽合曆的例子:猶太曆。)
又有人要腹誹了:你說它是陰陽合曆,你告訴我說它“陽”的部分在哪啊?好,來大家想一想小學時期是不是背過這麼一口訣:春雨驚春清穀天……沒錯,二十四節氣!是不是有人當年還奇怪過:明明節氣和公曆上的“月+日”有一定對應關係,卻說它是中國傳統的東西?事情的關鍵就在這:二十四節氣正是夏曆中陽的一部分,而每個月則是其中陰的一部分。如果有人仍不願相信,那麼再來考慮這麼一個問題:大家都知道華夏是農耕文明,而對農業來說顯然地日關係比地月關係更爲要緊,那麼這麼樣一個文明的曆法可能會不考慮太陽運轉(“科學”的說法是地球公轉)麼?可能嗎?
大家知道,地日週期是365日餘不足366日,而地月週期是29日餘不足30日,無論如何無法得到一個整數使得地月週期乘上它得到地日週期,即:若以月球公轉週期爲月份長度,無法直接滿足地球公轉週期。那麼以太陰運轉定月份長度的夏曆,是如何保證其陰陽合曆的本質呢?這回您猜對了:閏月。

好了,說清了夏曆的本質後,新年這個問題就好講了。既然夏曆中的一年和地球繞太陽公轉的一年長度並不相同,那麼很顯然,每年的正月初一時地球並不處於公轉中的同一位置。這也就是我們站在公曆的角度看,每年過年的時間都不同的原因。好我們翻翻公元2000年開始到今年(公元2016年)的日曆,傳統新年最早(最接近冬至)的是甲申新年(癸未大寒次日/2004年1月22日),最晚的是乙未新年(乙未雨水當日/2015年2月19日)。這兩個新年之間相差接近一月,跨了冬春兩季,如何當得起“春節”之稱?

當然了,我們無法否認現今階段華夏新年被稱爲“春節”。那麼我們就再來翻一翻歷史,看看華夏新年究竟是何時被稱爲“春節”的。如果這件事要我來做,那估計是要在我寫好一個趁手軟件之後再來的了。所幸已有前輩做過完善的整理,我們來看看前輩是如何說的:(節選自溪山琴況所作之文《正月飞雪庭燎光,元夕笙动春未央》)
“新年称为‘春节’的说法从何而来?说起来,这倒是一个不及百年、并不久远的故事。
……
1912年1月2日,孙中山发布《临时大总统改历改元通电》:‘中华民国改用阳历,以黄帝纪元四千六百九年十一月十三日,为中华民国元年元旦。经由各省代表团议决,由本总统颁行。订定于阳历正月十五日,补祝新年。请布告。孙文。’
……
风云突变,袁氏登上历史舞台。内务总长、登极大典筹备处长朱启钤于1914年1月21日提出《定四时节假呈》:‘拟请:定阴历元旦为春节,端午为夏节,中秋为秋节,冬至为冬节。凡我国民均得休息,在公人员亦准给假一日,本部为顺从民意起见,是否有当?理合呈请大总统鉴核施行。’袁世凯旋即批准。从此,夏历元旦被降格为一个季节性节日,‘春节’,而与中国文化毫无关系的西历岁首被称为‘元旦’和‘新年’,成为官方倡导的法定新年。
然而,民间信仰和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无论官方如何倡导新历新年,百姓并不买帐,民间仍然把夏历元旦当成最隆重盛大的新年来过。洋派的当权者终于按捺不住,一场‘废除春节’的闹剧在1930年上演。
1930年底,南京国民政府颁令‘废除春节’。
……
文化的传统再一次表现出强大的延续力量。虽然政客煞有介事地组织了各种‘国历新年’的活动,但官员多敷衍行事,民间也是消极抵制。相反,到了夏历新年时,民众仍然偷偷过年。几年后,‘国历新年’的活动逐渐销声匿迹,国人如常地过着除夕、元旦,‘废除春节’的闹剧无疾而终。一代代的政客已成尘土,但是‘春节’的概念却在不知不觉中在民众的心中植根,近百年来,几成新的‘传统’。回味略显苦涩,我们至今守着的,竟是袁世凯造出的概念,他留给国人几乎唯一的‘遗产’。”
而“春節”這麼一個似乎頗爲順口的稱呼,本來是在指代什麼呢?繼續援引溪山琴況文:“中国是一个岁时节日丰富的国度,也许是因为四季的节日太多了的缘故,华夏文化中,并不喜欢以某个特定的节日作为一个季节节日的代表,‘春节’、‘夏节’、‘秋节’、‘冬节’的说法在漫长的历史中稀疏少见,夏历的岁首……称为新年。古人偶用‘春节’时,所指为节气之首的立春。”

那麼傳統新年究竟應該叫什麼呢?如果各位讀上面那段文字時有過留心,便會發現其中有兩句甚是耐人尋味:“……定阴历元旦为……”;“……国人如常地过着除夕、元旦……”。按照通行的觀點,“元旦”乃是公曆一月一日,爲何這裏明明在說傳統節日,卻在用“元旦”的稱呼?聰明之人應當已經想到:“元旦”本就是對該日子的稱呼。
對於“元旦”這麼兩個字,《說文解字》中是這麼解釋的:“元,始也”;“旦,明也”。“元”的意義很明瞭,就是“開始”、“初始”;而“旦”則要稍稍考究一下字源了。仍然是《說文解字》中“旦”之一字:“從日見一上。”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旦”這個字所表達的是:太陽(日)已從地平線(一)上升起可被人看到。我們用一個白話詞語來表達:初生(當然未必是“初”,也可能是“復”)。兩個字弄明白了,由它們構成的詞(字組)意義也就明瞭了:歲首(初始日)出現(初生)之時,也就是指每年的第一天(或按夏曆的說法叫“正月初一”)。
我知道:所有人看到這裏,都已看懂“元旦”便是指曆法中第一天,而且在中國的語境下特指夏曆正月初一;但是並非所有人都願意去修正自己的說法,因爲自己已經“習慣”了叫公曆一月一號爲“元旦”而叫夏曆正月初一爲“春節”。無外乎溪山琴況前輩在文中嘆息道:“‘春天的节日’成了安置华夏新年的单薄的躯壳,名已不正,言已不顺,多少年了,中国在漫天飞雪中过着‘春天的节日’,而别人的新年,已经被叫做代表岁时之首、新年起点的‘元旦’。”

行文至此,若是英語文章,則有可能會用一句“last but not least”來收尾例舉;而我想說的,卻或許可表達爲“last but at least”——至少最後請聽我一言:不求諸位將夏曆正月初一叫做“元旦”,因爲畢竟還有個公曆一月一日要被稱呼;只求諸位將夏曆正月初一叫做“新年”而不要叫做“春節”——至少叫它“新年”並沒有什麼障礙,而且它真的不是“春天的節日”。

請和我說“新年快樂”,而不要說“新春快樂”。

孤華
乙未臘月廿八

本文遵循CC-BY-SA協議(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cn/deed.zh)傳播(中文可另考http://creativecommons.net.cn/licenses/meet-the-licenses/),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http://renyuneyun.is-programmer.com/2016/2/7/chinese_new_year.194929.html)及是否有修改。

議漢字簡繁時常見誤區

本文意在總結人們在討論簡繁漢字問題時常見的一些誤區。並不一定每個人都會有這些誤區,而有誤區的人也未必就有全部。但我相信,不論對哪一方來說,本文均有益處。

 

  1. 以爲簡繁之分衹是字體之分。

    這個可以說是最常見的誤區了。然而很不幸,課本還在不斷散播這個誤區,導致愈來愈多的人這樣想。甚至有人妄圖用計算機字體來進行簡繁轉換,實在滑天下之大稽。
    先來說說什麼是“字體”。字體,簡單的理解就是一個字的不同寫法,在這些寫法之下都是這個字。
    例如王羲之寫的是某個字,柳公權寫的也是某個字,我們在研究的時候會將它們看作同一個字,並有唯一的“正字”用來標識。
    然而,簡化字卻並非如此。它會粗暴地將原本不同的幾個字合併成一個字,也會將一個字分散成多個字。參見https://code.google.com/p/open-chinese-convert/source/browse/data/scheme/st_multi.txt
    簡繁並不是“一對一”的關係,所以不是字體的區別。

  2. 混淆簡繁之分和地域用語之分。

    這是第二常見的誤區。此誤區甚常出現,例如維基百科的一些頁面
    這個問題常見於民國退至臺灣後,共和國和民國各自對西方的新用語所進行的翻譯。以計算機術語爲例:

    • 英文名稱:bus interface server
    • 大陸翻譯:总线 界面/接口 服务器
    • 臺灣翻譯:匯流排 介面 伺服器

    不論翻譯如何,得到的均衹是漢語文的叫法,你可以把大陸的翻譯寫成傳統漢字/繁體字(總線 界面/接口 服務器),也可以將臺灣的翻譯寫成簡化字(汇流排 介面 伺服器)。
    本問題很好理解,而理解之後也就明白區別在哪了,自然便能用對。衹是許多人囿於“習慣”而不願意改口。

  3. 混淆簡繁之分和正異體之分。

    這個問題許多人並沒有意識到,然而內心中確實有此想法。
    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爲和為。這兩個字都是“繁體字”,但它們互相爲“異體字”。本概念可參考這篇文章

  4. 以“不方便記筆記”爲由反對恢復傳統漢字。

    該問題見於絕大多數簡化字使用者。究其原因,還是文字教育工作的不完善。
    絕大多數簡化字使用者無論是在何時何地,均是一套字走到底,最多在潦草和工整上進行略微取捨。
    而傳統漢字教育中應當有一環即是減筆字。不同人的習慣不同,所以每人習慣的減筆字也不盡相同。且不會有人去試圖統一減筆字,因爲大家都知道這衹是速記符號,給他人看的都是整理之後的正字。
    某見到的大多數傳統漢字/繁體字使用者,均是如此:知道什麼時候要用正字,什麼時候不一定要用正字;知道正字如何寫,也知道如何速寫。
    例如某自己的筆記中,便是減筆字和英文縮寫混雜,字跡潦草,他人難以辨識。

某看如何學習漢語文:字詞

此篇來說一個錯位了的概念:詞。

自小時起,我們便時時聽到“詞”這個字眼。又由於英語文教育的較早進行,多數人在思維中便將漢語文的“詞”和英語(英文)中的“word”劃上了等號。

這樣就造成了一個令人糾結的現象:許多人將白話中的“詞”當作一個整體來記,導致漢語文學習難度增大許多。

但是,絕大多數白話“詞”的實質是字的組合,在此簡稱爲“字組”。

舉幾個例子:

  • 因此
    • 因,由於;此,這個。將兩個字的意義組合起來就是日常所用的意義。
  • 引申
    • 引,拉弓之義;申是“伸”的通假,表示張開。因此,“引申”就是將一個事物拉開,也就是將之擴展、擴大。
  • 知道
    • 知,明曉明白;道,法則。故“知道”就是明白道理,亦即瞭解。
  • ​文言
    • ​文,文章;言,所用之物。文言是爲文之言,即寫文章時所用的“語言”。從其名便可以看出文言是作文時用的,所以某一直對某些人認爲古人說話也是文言的思維感到十分好笑。​

一些人或許已經看出,上邊是在用文言來解讀白話。爲何如此做?原因如下:

  1. 漢字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意義符號。如同積木一般,以單個漢字作爲基礎進行組合便可以產生無以計數的變化。文言便是因此產生的。
  2. 古來漢文的寫作均是以文言的方式。不論新文化運動時期那些人多麼急切地想要拋棄“舊”的東西,作爲基礎的東西是不可能如此輕易扔掉的。故而他們造出的“白話文”也僅僅是加長版的文言而已。
  3. 經過一百年不斷對英語(英文)寫作的模仿以及對“俗”的追求,白話文漸漸變成今天這樣。然而萬變不離其宗,漢語文的根基漢字還在(雖然被文革前後的漢字簡化運動無理毀壞了許多),故漢文依然可以如此解析。

當然,也有少量的比如“佛陀”一類的音譯物、以及“紅塵”一類的多層引申物無法依上述手段分析理解(或理解困難)。所以,這些東西方可稱爲“詞”,要作爲整體來記憶理解。只不過這些東西在整體中的比例實在是太少,無法撼動漢語文的本質。

某看如何學習漢語文:總章

我國的漢語文教育可謂是下了很大功夫,但是收效卻並不怎樣。某暫依自己二十載的學習生涯及思考,總結出此系列文章。

首先一個問題:在十餘年學習生涯中我們整日唸叨“語文課”,那麼“語文”是什麼?

不知全國會如何,但是某去問自己的同班同學,十之八九完全沒有概念而只是記住了它。其實平時所稱的“語文”是“漢語文”的簡稱,只因在中國最廣大區域分佈的是全國最廣大民族——漢族。而如果有人去邊疆自治區的話,或許還會看到“藏語文”(由某在藏地的初中同學口中得知)等。

解決了爲何叫語文,那麼就有了下一個問題:漢字千千萬萬,爲何選取“語文”二字?

對這個問題某依然不知全國的情況會如何,但是自己同學中知曉上個問題答案的人大多知曉這個問題的答案:“語文”是“語言文字”的簡寫。但是,知道這個問題答案的人,卻並沒有多少人意識到對於漢語文來說,語言和文字其實是兩個東西:語言是說出的“話”,文字是寫下的“字”。

長期來我們受到西方的誤導,認爲文字只是語言的記錄形式,除此之外並無什麼意義。這樣的觀點在世界上得到了普遍的承認,爲何某卻“大言不慚”地說它是誤導?因爲世界上除了中國以及中華文化圈以外的地方用的全是純粹的表音文字(拼音文字)!

以英文爲例分析一下拼音文字:

英文一共26個字母,其中有元音字母aeiou共5個,輔音(半元音併入)21個。每個英文單詞均由這26個字母組成,正常情況下一個學習過一定時間英文的人看到一個單詞的拼寫就知道它改如何唸。

比如sig(不知道存在與否,隨手寫的)這個詞,看到它就知道當唸作[sɪɡ],但是完全不知道它的意義。如果想知道一個單詞的意義,便需要去查字典(活體字典或者書面字典)。

聽到一個英語句子或者單詞,學過一定時間英文的人便可以將其準確記錄下來——不論單詞是否以前見過或者記錄是否規範,至少記錄下來的東西可以在讀音上還原。

這就是拼音文字的特徵:文字(拼寫)記錄讀音,但是(不知道相關詞的情況下)從單詞的拼寫完全無法知道這個單詞是什麼意思。從這裏可以看出,對於拼音文字來說,牠們的書寫系統記錄的就是讀音,所以並沒有明顯的語言和文字的區別。這也就是“文字只是語言的記錄形式”這一觀點產生的根本原因。

英語文中一個現象(或許是偶然)與上述觀點不謀而合:它有語言這個詞(language),但是卻沒有文字這個詞(spelling是拼寫;writing是書寫,與spelling類似但更側重“寫”一些;character雖然也譯作文字但實際上是字符)。不知道歐洲其他語言是不是也是這樣,但是“語言學”管文字卻是真真切切發生的事情。

回到漢語文上來。這樣一分析拼音文字我們就會發現漢字並不是這樣的模式:漢字的每個字均有其意義,並不是單純的聲音記錄符號。而漢字與漢語的關係也與此不同:漢語中同一個音往往對應許許多多不同的漢字。

正是緣於此,進行漢語文的學習絕不能照搬英語文學習的方法。然而由於近代以來長久的歐洲中心論以及逆向種族主義的影響,我們的許多觀念錯了位,最終造成了現今的狀況。某願盡綿薄之力參與扶正華夏文明的事業,也希望諸位能及時指出錯誤以免危害後世。當然,無理由的口號性質“批評”某會當作耳旁風,還請諸君自尊自愛一些。

在後文中,某將儘可能保證文中的“語”“文”運用準確,對於總稱的地方寫作“語文”,皆可的地方用更傾向的說法並在括號中寫上另一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