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Table_bottom

标签云
Table_bottom

分类
Table_bottom

声明
文章若未特別註明,皆採用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請自覺遵守
Table_bottom

鏈。。。
Table_bottom

存档
Table_bottom

匆匆过客
36216
Table_bottom

功能
Table_bottom

我爲什麼使用傳統漢字

不知何故,這兩日關於簡化字這個東西的(討論|爭論|議論)大大小小有至少四次。這裏寫篇文章敘述一下我的觀點,同時歡迎禮貌的討論。

首先,爲了搞清楚下文所用的幾個術語,請閱讀BYVoid大牛的這篇文章。然而這篇文章中缺少一個對個人使用的漢字的稱呼,所以某稱之爲“傳統漢字”或簡稱爲“傳統字”,順便可與英文的Traditional Chinese相對應。

註:希望諸討論者不要搞混這些概念。

第一個問題:爲什麼不用簡化字。其理由如下:

  1. 簡化字亂合併不同的漢字。例如“後”和“后”、“干”“幹”“乾”,以至於有些號稱“精通繁體字”的人鬧出了“皇後”和“幹屍”這樣的笑話。
  2. 簡化字並不如課本說的那樣是“符合漢字的發展規律”的。從小學直到高中的(漢)語文課本中,均有一個很大的謊言,那就是:“漢字簡化是歷史的潮流……簡化字是符合漢字發展規律的。”然而實際上,漢字的發展規律是構成上的複雜化。本朝的簡化字卻逆歷史潮流而動。舉幾個簡單的例子:
    • 早先的時候只有“直”這個字,後來爲了區分不同的意義,衍生出了“值”“植”“殖”等字。
    • 甲骨文中只有“云”(當然,不是這樣寫的)這個字。到了篆書的時候,爲了明確表達不同意義,分化出表達說話的“云”以及和cloud一個意義的“雲”。然而我朝的簡化字卻復了三千年前的古,如何可稱爲合歷史規律?(如果你仍然覺得合併是合理的,請問上邊的例字是不是也應該合併?)
  3. ​簡化字並不足以稱爲一種新的“字”。歷來漢字的變化——不論是篆書到隸書還是隸書到楷書再有後來的宋體(明體)——均是整體性的,即所有字的構形都要進行一些變化,然而這些變化是有規律可循的,所以變化起來沒有太大的難度。然而一簡字只有幾千個(貌似是2000餘個),而漢字總量怎麼說也有數萬個,數千對數萬,只能說寥寥。且歷史上漢字的變化有一個很重要的推手是書寫工具的變化(篆到隸、楷到宋),然而我朝搞簡化字與此並不相干。
  4. 簡化字沒有減少識字量,反而在事實上增多了字數。這主要是因爲符合相同“簡化規則”的字,一部分被簡化而另一部分沒有被簡化。一些例子如下:
    • “幹”變成“干”,然而仍然需要記憶“擀”。
    • “趙”變成“赵”,然而“肖”、“消”、“銷”等字的聲旁並沒有變成“⨯”。
    • “歡”變成“欢”,然而仍然需要記憶“灌”“獾”等字。
  5. 簡化字事實上沒有減小識字複雜度,反而增加了複雜度。這主要是由於形聲字聲旁被替換成無意義的字以及上一條所述的原因。一些例子如下:
    • “漢”“嘆”“難”本爲形聲字,但是聲旁均變成“又”,讓人完全摸不到頭腦。
    • 如上述的“歡”、“灌”、“獾”等,本爲同一組形聲字,卻被簡化而打散,記憶起來難度增加不少。更嚴重的是會讓人意識不到漢字間的聯繫。
  6. 政治原因。這個問題比較複雜,而且關於具體政治原因也有不小爭論。個人推薦參考本文末尾給出的鏈接中的那本書中的理由。

關於受簡化影響而導致混亂的字,參見我的這篇文章

第二個問題:爲什麼是傳統漢字。或者說,爲什麼不是“香港繁體”、“臺灣正體”或者別的什麼。

這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某的訴求是將現在與華夏數千年的傳統重新接上,讓傳統成爲我們的助力或是後盾,但絕對不是累贅。不論是香港、臺灣還是日本、朝鮮,他們用的漢字中也含有相當數量的俗字,無法完成“承接”這個任務(這個問題可以參見上邊給出的BYVoid大牛的文章最後一部分)。所以我們需要一套合適的、刨除現代政治影響下的字形,並(在可能的情況下)統一漢字文化圈的漢字字形。

 

最後,希望有興趣的可以看一下彭小明先生的《漢字簡化得不償失》。這裏給出一個鏈接

“讚”與“贊”

這兩個字的問題主要在兩個字組上:讚/贊同、讚/贊成。

 

“贊”字,在《說文解字》中有:“見也。”

《康熙字典》中又有:“《易·說卦》幽贊于神明。《註》贊,明也。《疏》贊者,佐而助成,而令微者得著,故訓爲明也。”

 

“讚”字,在《釋名》中有:“稱人之美曰讚。”

 

“讚/贊同”的一般理解是:“對他人的觀點表示同意”,所以應該用“讚”。

已知的默認爲“贊同”的輸入法有:朙月拼音(Rime)。

 

“讚/贊成”的一般理解和“讚同”一樣,所以看起來也應該用“讚”。然而,如果按照漢典中的解釋,其意義更符合“贊成”的文言本義,現在的一般意義可以認爲是將此義引伸而成。然而古籍中亦有“表達同意”的意思,所以個人不確定這裏應當是什麼。

已知的默認爲“贊成”的輸入法有:朙月拼音(Rime)。

 

歡迎討論,並希望可以附上所用輸入法的默認項目。

某看如何學習漢語文:字詞

此篇來說一個錯位了的概念:詞。

自小時起,我們便時時聽到“詞”這個字眼。又由於英語文教育的較早進行,多數人在思維中便將漢語文的“詞”和英語(英文)中的“word”劃上了等號。

這樣就造成了一個令人糾結的現象:許多人將白話中的“詞”當作一個整體來記,導致漢語文學習難度增大許多。

但是,絕大多數白話“詞”的實質是字的組合,在此簡稱爲“字組”。

舉幾個例子:

  • 因此
    • 因,由於;此,這個。將兩個字的意義組合起來就是日常所用的意義。
  • 引申
    • 引,拉弓之義;申是“伸”的通假,表示張開。因此,“引申”就是將一個事物拉開,也就是將之擴展、擴大。
  • 知道
    • 知,明曉明白;道,法則。故“知道”就是明白道理,亦即瞭解。
  • ​文言
    • ​文,文章;言,所用之物。文言是爲文之言,即寫文章時所用的“語言”。從其名便可以看出文言是作文時用的,所以某一直對某些人認爲古人說話也是文言的思維感到十分好笑。​

一些人或許已經看出,上邊是在用文言來解讀白話。爲何如此做?原因如下:

  1. 漢字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意義符號。如同積木一般,以單個漢字作爲基礎進行組合便可以產生無以計數的變化。文言便是因此產生的。
  2. 古來漢文的寫作均是以文言的方式。不論新文化運動時期那些人多麼急切地想要拋棄“舊”的東西,作爲基礎的東西是不可能如此輕易扔掉的。故而他們造出的“白話文”也僅僅是加長版的文言而已。
  3. 經過一百年不斷對英語(英文)寫作的模仿以及對“俗”的追求,白話文漸漸變成今天這樣。然而萬變不離其宗,漢語文的根基漢字還在(雖然被文革前後的漢字簡化運動無理毀壞了許多),故漢文依然可以如此解析。

當然,也有少量的比如“佛陀”一類的音譯物、以及“紅塵”一類的多層引申物無法依上述手段分析理解(或理解困難)。所以,這些東西方可稱爲“詞”,要作爲整體來記憶理解。只不過這些東西在整體中的比例實在是太少,無法撼動漢語文的本質。

某看如何學習漢語文:總章

我國的漢語文教育可謂是下了很大功夫,但是收效卻並不怎樣。某暫依自己二十載的學習生涯及思考,總結出此系列文章。

首先一個問題:在十餘年學習生涯中我們整日唸叨“語文課”,那麼“語文”是什麼?

不知全國會如何,但是某去問自己的同班同學,十之八九完全沒有概念而只是記住了它。其實平時所稱的“語文”是“漢語文”的簡稱,只因在中國最廣大區域分佈的是全國最廣大民族——漢族。而如果有人去邊疆自治區的話,或許還會看到“藏語文”(由某在藏地的初中同學口中得知)等。

解決了爲何叫語文,那麼就有了下一個問題:漢字千千萬萬,爲何選取“語文”二字?

對這個問題某依然不知全國的情況會如何,但是自己同學中知曉上個問題答案的人大多知曉這個問題的答案:“語文”是“語言文字”的簡寫。但是,知道這個問題答案的人,卻並沒有多少人意識到對於漢語文來說,語言和文字其實是兩個東西:語言是說出的“話”,文字是寫下的“字”。

長期來我們受到西方的誤導,認爲文字只是語言的記錄形式,除此之外並無什麼意義。這樣的觀點在世界上得到了普遍的承認,爲何某卻“大言不慚”地說它是誤導?因爲世界上除了中國以及中華文化圈以外的地方用的全是純粹的表音文字(拼音文字)!

以英文爲例分析一下拼音文字:

英文一共26個字母,其中有元音字母aeiou共5個,輔音(半元音併入)21個。每個英文單詞均由這26個字母組成,正常情況下一個學習過一定時間英文的人看到一個單詞的拼寫就知道它改如何唸。

比如sig(不知道存在與否,隨手寫的)這個詞,看到它就知道當唸作[sɪɡ],但是完全不知道它的意義。如果想知道一個單詞的意義,便需要去查字典(活體字典或者書面字典)。

聽到一個英語句子或者單詞,學過一定時間英文的人便可以將其準確記錄下來——不論單詞是否以前見過或者記錄是否規範,至少記錄下來的東西可以在讀音上還原。

這就是拼音文字的特徵:文字(拼寫)記錄讀音,但是(不知道相關詞的情況下)從單詞的拼寫完全無法知道這個單詞是什麼意思。從這裏可以看出,對於拼音文字來說,牠們的書寫系統記錄的就是讀音,所以並沒有明顯的語言和文字的區別。這也就是“文字只是語言的記錄形式”這一觀點產生的根本原因。

英語文中一個現象(或許是偶然)與上述觀點不謀而合:它有語言這個詞(language),但是卻沒有文字這個詞(spelling是拼寫;writing是書寫,與spelling類似但更側重“寫”一些;character雖然也譯作文字但實際上是字符)。不知道歐洲其他語言是不是也是這樣,但是“語言學”管文字卻是真真切切發生的事情。

回到漢語文上來。這樣一分析拼音文字我們就會發現漢字並不是這樣的模式:漢字的每個字均有其意義,並不是單純的聲音記錄符號。而漢字與漢語的關係也與此不同:漢語中同一個音往往對應許許多多不同的漢字。

正是緣於此,進行漢語文的學習絕不能照搬英語文學習的方法。然而由於近代以來長久的歐洲中心論以及逆向種族主義的影響,我們的許多觀念錯了位,最終造成了現今的狀況。某願盡綿薄之力參與扶正華夏文明的事業,也希望諸位能及時指出錯誤以免危害後世。當然,無理由的口號性質“批評”某會當作耳旁風,還請諸君自尊自愛一些。

在後文中,某將儘可能保證文中的“語”“文”運用準確,對於總稱的地方寫作“語文”,皆可的地方用更傾向的說法並在括號中寫上另一說法。